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个人素材

支付宝未来医院再下一城 医疗成阿里O2O突破口

时间:2015-04-12 12:02:5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20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8月18日,支付宝宣布与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医院(以下简称上海第一妇婴)达成合作,共同推出“未来医院”计划,搭建移动医疗服务平台。值得注意的是,支付宝和上海第一妇婴的合作首创了“预授权”模式,这意味着患者在该院通过支付宝钱包缴费同样可以使用医保卡。本报记者 滑明飞 上海报道8月18日,支付宝宣布与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医院(...

8月18日,支付宝宣布与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医院(以下简称上海第一妇婴)达成合作,共同推出“未来医院”计划,搭建移动医疗服务平台。值得注意的是,支付宝和上海第一妇婴的合作首创了“预授权”模式,这意味着患者在该院通过支付宝钱包缴费同样可以使用医保卡。

本报记者 滑明飞 上海报道

8月18日,支付宝宣布与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医院(以下简称上海第一妇婴)达成合作,共同推出“未来医院”计划,搭建移动医疗服务平台。这是支付宝自推出“未来医院”计划后首次在上海落地,未来患者可以通过支付宝钱包在该院进行挂号、缴费、候诊和查取报告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支付宝和上海第一妇婴的合作首创了“预授权”模式,这意味着患者在该院通过支付宝钱包缴费同样可以使用医保卡。

据了解,这已是支付宝钱包合作落地的第9家医院,此外还有超过50家三甲医院与支付宝达成了合作意向。

目前,阿里通过支付宝钱包大举推进其O2O战略,除了医疗,其早已渗透入零售、餐饮、交通等各个领域。相比零售、餐饮线下部分的分散、难以整合,支付宝借助医院推动其移动端发展显然进程更加顺利,形成了B2B2C的推广模式。

对于阿里来说,随着纯电商市场的逐步成熟稳定,向庞大的传统行业渗透是其未来最大的利润增长点之一;而医院方面同样看重互联网的力量,上海第一妇婴医院院长段涛表示,作为医院,也要跟上互联网的步伐,否则迟早要被淘汰。

通过与医院合作,支付宝甚至整个阿里似乎找到了O2O的突破点。

寻找O2O突破点

阿里的O2O起于零售业,进而尝试餐饮业,但这两大行业都存在分散、信息系统落后、管理规范等各种问题,加上有关部门对于线下二维码支付的限制,支付宝钱包在此两大领域的进展缓慢。

今年5月份,支付宝推出“未来医院”,通过与医院合作,试图缓解患者看病过程中多次付费、等候时间长等问题。支付宝找准了用户需求,进而通过今年推出的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功能,开始大规模推进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支付宝最早一批合作的医院中,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服务窗仅两个月已有超过6万用户关注,其中4万多用户绑定可医疗卡。支付宝相关人士称,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每天通过支付宝钱包完成挂号、交费的患者数量占门诊总量的比例超过20%。

支付宝的优势在于其拥有3亿实名认证的移动用户,自身的账号体系完善。上海第一妇婴医院信息科主任庄思良表示,在流程上,微信用户需要重新认证,比如手机号等,然后与医院的系统重新匹配,而支付宝因为实名,和医院的实名系统匹配起来更通畅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计划与支付宝“未来医院”合作的医院以妇女儿童医院居多。一位支付宝相关人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此类医院的患者以年轻人居多,更容易接受这种新的就医形式,主要还是有一种战术和策略。

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(筹)O2O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建钢表示,目前在全国主要核心城市,还有超过50家三甲医院与支付宝达成合作意向,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“未来医院”上线。

技术融合

据了解,支付宝与上海第一妇婴医院的合作,有两大新功能,“预授权”和复查,后者即针对需要定期检查的患者,可以实现定期提醒患者检查与就诊。

对于预授权, 支付宝方面表示,这是一种“医保准实时结算”方式,即使用医保的患者,在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之后,医院会冻结该支付宝账号一定额度的费用(默认为300元,用户可自己设定)。就诊过程中,需要使用医保结算时,患者可以在医生的工作台刷医保卡或社保卡,扣除医保结算的费用,剩余费用同步在冻结额度中扣除。如果冻结余额不足,会自动推送消息提醒患者追加冻结额度。就诊完成后,医院对剩余部分解冻。

“未来医院”计划推出时,关于社保医保部分曾被视为最难解决的环节之一。此“预授权”模式让支付宝绕开了相关政府部门,而由医院承担这部分功能,即并不改变原有的医保使用流程。

仅这一点就需要医院信息系统的无缝隙对接。段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“与支付宝合作需要全面改造系统。”当天的发布会上,上海第一妇婴医院的系统服务商新致软件派代表到场。

新致软件医疗事业部副总经理况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7月21日开始改造系统,不到一个月时间就上线了,关键还是医院原有的信息系统比较完善,直接将医院内部系统的数据接入支付宝平台即可。但与支付宝对接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,从挂号到缴费、开处方、出具检查报告等,有非常多的接口,不仅要打通信息流,还要打通资金流。

因此,支付宝“未来医院”计划必须有系统服务商的配合。段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引入支付宝钱包,最大的成本就是说服系统服务商改变观念,积极配合。”

新致软件高级副总裁隋卫东表示,在医疗行业引入互联网基因是公司的战略选择,公司将继续帮助医院完善和丰富统一CRM平台的内涵,利用新型IT技术帮助医院优化就诊流程。

尽管支付宝寻找到了O2O的突破点,但面对医院参差不齐的信息化水平,其全国覆盖仍需要时间。支付宝一位相关人士曾表示,对于一些信息化水平高的医院,系统的改造对接只需几天的时间,稍差一点的医院也只需三四个月,而信息设备落后的医院则可能延长至半年甚至一年。
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