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分享点赞

比特币“挖矿工”走出癫狂 回归社会打工攒钱买房

时间:2016-11-18 10:16:0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2年前,他曾是东莞为数不多的比特币“挖矿工”,整日宅在东城高档小区两居室里、一年内赚够养老钱。但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跌,他结束了曾经“癫狂”的“挖矿”生活,回归了普通白领的打工养家生活模式。文/广州日报记者黄江洁早起挤公交上班、打卡、下班回到出租屋、做饭、努力攒钱买房子……南城白领王京红(化名...

2年前,他曾是东莞为数不多的比特币“挖矿工”,整日宅在东城高档小区两居室里、一年内赚够养老钱。但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跌,他结束了曾经“癫狂”的“挖矿”生活,回归了普通白领的打工养家生活模式。

文/广州日报记者黄江洁

早起挤公交上班、打卡、下班回到出租屋、做饭、努力攒钱买房子……南城白领王京红(化名)每天的生活,跟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多数白领差不多。不过,2年前,他曾是东莞为数不多的比特币“挖矿工”,整日宅在东城高档小区两居室里、一年内赚够养老钱。但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跌,他结束了曾经“癫狂”的“挖矿”生活,回归了普通白领的打工养家生活模式。

从2年前的声名大噪、价比黄金,到去年价格下跌75%、今年1月又下跌30%,比特币,这种依托于特定算法而产生的虚拟货币,最高位时曾达到8000元/枚,然而眼下跌至仅1400元/枚,最终击碎了很多人的投资信心和发财梦。

在红火了几年之后,比特币开始逐渐淡出国人的视野。在东莞,曾经的“挖矿工”退场回归正常白领生活,昔日的炒家弃币炒股。

现象:

莞曾有4S店

接受比特币支付

据悉,2008年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,基于密码学发明了比特币。区别于任何国家的货币,比特币不靠特定的货币机构发行,而是依据特定算法,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,这个过程被俗称为“挖矿”。但又与其他虚拟货币不同的是,比特币的总数量是有限的,全世界只有2100万枚,具有稀缺性。

以上种种特征,使得比特币问世后就风靡全世界,风光无限。每枚比特币价格从最初的5美分,一路飙升到2013年最高位的超过8000元/枚,一度超过黄金。大量中国人涌入比特币市场,包括“挖矿工”和炒家。

国外一些网站支持比特币支付。而就在去年初,东莞也有一家某美国品牌的4S店,公开打出接受比特币购车,成为当时全国首家支持比特币支付购车的4S店。不过,央行等五部门随后叫停了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开展比特币业务,比特币在国内的支付通道被关闭。

去年,比特币价格跌幅达75%。而进入2015年,仅1月中上旬,比特币的跌幅就超过30%,至昨日,比特币兑人民币仅为1400元/枚。大量投资者开始退场,昔日的投资新贵逐渐淡出国人视野。

在东莞,也有曾经1年内赚够养老钱的“挖矿工”,亏光了全副身家,结束与世隔绝的“挖矿”生活,回归社会、打工赚钱;还有白领炒家及时退场,弃币炒股。

今:回归社会 打工攒钱买房

由于比特币在设计之初就限定了全世界只可能有2100万枚存在,因此王京红深知“挖矿”会越来越难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原本一台“挖矿机”一天能挖出3枚比特币,但到了2014年,一台“挖矿机”一天能挖出一枚就不错了。同时,比特币的行情直转急下,价值开始猛跌。

一方面是越来越难挖的比特币和急剧下跌的价值,一方面则是高昂的电费和“挖矿机”维护费用,王京红每天都在“吃老本”。到去年年末的时候,比特币的价值已经跌了70%,而王京红前两年靠挖比特币赚的钱,也基本全部亏掉了。“我又回到了一无所有,没有车,没有工作,房子也是租的。不,我一直都是一无所有。”王京红自嘲道。

在2014年结束的时候,王京红做了一个大胆而“英明”的决定:结束“挖矿”生活,回归社会。他在网上把“挖矿机”低价转手了,四处递简历找工作。然后将东城的出租屋退租,在南城一个城中村租了间出租屋,房租一下子就省了2000元/月。“我不属于这样高档的小区,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奋斗。”

现在的王京红不再是宅男,经常与朋友出去吃饭、聊天、唱K;他也不再出门打车、出入星级饭店,而是挤公交上下班、精打细算每笔支出,想方设法攒钱买房,跟这座城市的每个年轻白领一样。

故事1

昔:

与世隔绝

全职“挖矿”

赚够养老钱

王京红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毕业后来到东莞一家网络公司工作。最早接触比特币是在2012年底,由于专业原因,王京红瞬间就对这种虚拟的电子币产生了浓厚兴趣。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不断暴涨,王京红从网上买来了“挖矿机”(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),开始“挖币”。

王京红说,比特币由计算机依靠算力从系统中“挖取”,这个过程俗称“挖矿”。“挖矿机”破解比特币赚取比特币。谁能破解密码,谁就能获得财富。2013年,比特币身价暴涨,最高位时涨到了8000元/枚。王京红大赚了一笔,离开了三人合租的出租屋,在东城一个外国人聚集的高档小区,租了一套两居室,光租金每个月就要3000元,而此前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总共还不到2000元。

彼时,王京红还开始对工作产生了厌倦。“起早贪黑一个月,还不如我坐在家一天赚得多。”于是他辞去了工作,宅在家“挖矿”。在他家里,主卧是用来“挖矿”的地方,客房才是睡觉的地方。每天吃喝拉撒都在家,没有朋友没有社交活动,一直生活在比特币那个虚拟的世界,仿佛与世隔绝,王京红说自己那时很“癫狂”。

对于究竟赚了多少钱,王京红只是说,自己用几千元“白手起家”,2012~2013年挖比特币赚的钱,足够自己衣食无忧地养老。那两年他出门打车、吃饭都是星级饭店,“感觉自己像个大款,自己都觉得不真实。”

故事2

白领炒家退场弃币炒股

廖均(化名)也玩比特币,但与王京红不同,他是炒币,就跟炒股一样,看准时机低价入市,高价转手,赚取差价。

在炒比特币之前,廖均在深圳一家公司工作,月薪颇为丰厚。2013年6月,廖均第一次从网上接触到比特币,由于没有投资方面的专业知识,他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入市了。

短短几个月比特币价格就翻了一倍,廖均后悔当时自己太“谨慎”了,以至于赚的并不多。随后他辞掉了深圳的工作,在女友所在的东莞找了份工资不高但比较清闲的工作,开始利用更多的时间炒比特币。

廖均进场后的11月,正是比特币经历一波大涨后声名大噪、国内炒家纷纷进场的时候。跟这些炒家一样,廖均没有等来比特币价格的更高位,相反,比特币的价格一路下跌。好在他及时抽身,但依然亏了好几万元。比特币从最高位的一枚七八千元,到去年底的2200元/枚,再到今年1月开年就跌了30%。

现在,廖均已经回深圳工作,投资方向也从比特币转向股市。“股市至少可以看指数、K线图,比特币暴涨暴跌太难驾驭了。”


相关评论